澳门金沙城

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 极客酷玩 » 正文

伊犁将军府

伊犁的历史,自是绕不开惠远古城。惠远,这个由乾隆皇帝亲自赐名的地方,历经新旧两座城池之后,至今已经有250余年的时光。250多年,足够发生很多事情。那么,这座老城里,发生过怎样有趣的故事?有过什么样的人物?旧日风情又是如何?伊犁晚报将通过不同层面的报道,带领读者翻开“古城”内页,循着现在可见的痕迹,重新走进当日生活。

将军府里故事多

位于现今霍城县惠远镇内的伊犁将军府,早在1996年就被列为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,并投入了巨额资金,对其进行全面维修。伊犁将军府,顾名思义,即伊犁将军办公、居住的地方。

既是如此,我们且不谈将军府里的结构布局,这些,留待人们亲自前去参观感受,只说说那些跟千里而来的伊犁将军们有关的故事。

担任伊犁将军的都是何许人

清廷于1762年首设伊犁将军,截至1912年清朝在伊犁的统治结束,150年间,共有42人、60人次担任过伊犁将军一职(包括短期署理和代理者)。

将军,在清廷官阶中,为从一品官员,是清朝武装力量主力旗兵的最高长官。不同于内地省区,将军专理军务,伊犁将军则是军权民政集于一身。另外,伊犁将军所辖的范围之广也居全国之首,肩负着非常艰巨的边防责任。因此,伊犁将军一职由谁担当,事关重要。在清廷官员许国桢编纂的《伊犁府志》一书中写到,清廷“屡简大学士、尚书、赐封公侯崇爵、才足将相之魁臣辅硕为将军,令其坐镇伊犁,而专寄以阃外之重也”,就是说,堪任伊犁将军一职的,都是大学士、尚书等才干卓越的朝廷重臣。

比如,首任伊犁将军明瑞,就是乾隆帝的内侄,相继担任过副都统、御前大臣、参赞大臣等重要职务。第二任伊犁将军阿桂是大学士阿克敦的独子,之后他官至首席军机大臣。辅佐过乾隆、嘉庆两朝的重臣保宁就先后四次出任伊犁将军。伊犁将军奕山也是出自皇家宗室。伊犁将军志锐则是光绪皇帝珍妃、瑾妃之兄。

因为伊犁将军一职的重要性,任命谁为伊犁将军,任期多久,也都直接由皇帝决定。伊犁将军一般任期不长,多则数年,少则数月甚至几天。比如,伊勒图就五次被委任为伊犁将军,前后长达15年之久,而舒兴阿担任伊犁将军的时间仅有5天。

虽然伊犁将军调动频繁,但也不乏于此亡故、与伊犁土地融为一体的人。若要计算,前后共有伊勒图、德英阿、扎拉芬泰、锡伦、色楞额、明绪、常清、广福、志锐等9人。

将军往事

历任伊犁将军中,也有在此地功勋卓越的人。

首任伊犁将军明瑞在五年的任期里,修建了著名的伊犁九城中的惠远、宁远、惠宁、塔勒奇等城池,组建了厄鲁特营、察哈尔营、锡伯营和索伦营,使得此地劲旅棋布,城郭星罗。

第二任伊犁将军阿桂,在清廷设立伊犁将军以前,就曾以办事大臣身份来到伊犁,协助明瑞平定了大、小和卓叛乱,并在他主持下,从南疆迁移维吾尔族居民来伊犁屯田、率领绿营汉族军队屯田,充实了塞外粮仓,为当地兵民提供了粮草保障。他出任伊犁将军后,继续完成伊犁九城的兴建,使之成为伊犁军民守卫西北边疆的主要据点。彼时,伊犁在经过多年战乱后,终于千里安然,粮草丰茂。

松筠也是一位富有传奇色彩的人物。他久历边疆,前后两次出任伊犁将军。这位具有远见的封疆大吏认识到文治对于巩固边疆的意义,因此,先后组织过贬戍伊犁的汪廷楷、祁韵士等文人编纂了一本名为《伊犁总统事略》的志书。但这本书与他理想中的通志具有很大距离。在他第二次出任伊犁将军时,被贬戍伊犁的学者徐松了却了他这一桩心愿。由徐松第三次编定的通志得到新即位的皇帝道光帝的赏识,赐名《新疆识略》,“新疆”作为一个省级行政区的专有地名,于此首次被政府启用。

布彦泰也是一位非常有作为的伊犁将军。他在任伊犁将军期间,携流放于伊犁的原两广总督、禁烟钦差大臣林则徐一道,率领伊犁各族民众疏通建成了长达400余里的阿奇乌苏大渠,即湟渠。

伊犁参赞大臣荣全受命署理(凡官员出缺或离任,由其他官员暂时代理职务)伊犁将军时,正是伊犁处于内外交困的时期。内有苏丹割据政权,外有沙俄入侵伊犁。荣全在多次赴沙俄与其交涉过程中,了解到,沙俄所图谋的,并非仅只伊犁,而是整个新疆。他向清廷上奏了这一情况,并呈言建议,当下新疆的忧患,主要是沙俄,自古以来,对于边地问题,莫不都是先具有防守的能力,而后才说战,具有能战的军力作保,而后才说和,因此,对于收回沙俄侵占之地的策略,也该是如此。他的观察和奏报,对于清廷于新疆事务的决策上,具有重要的参考价值。可以说,荣全为收复伊犁、国家统一,也做出了重大贡献。

此外,伊犁将军里,也有需要后人引以为戒的例子。

比如,两次出任过伊犁将军的常清,他在伊犁所行,就多为人们诟病。《清实录同治朝》中就有记载,许多人奏言,“常清劣迹多端,声名狼藉……居官办事,军民同深愤恨,甚至有常口袋常钱串子之号。”所谓“常口袋”“常钱串子”,是指他贪污、敛财。

另一位代理伊犁将军李云麟,《清实宗》中则说他“每次陈奏议论繁多,徒以舌辩见长”。在处理实际事务中,他也是豪情多于能力。伊犁失守后,朝廷命其召集伊犁城的溃散兵勇,待塔城收复后,即合兵进攻伊犁。他即踌躇满志招揽兵勇,但队伍还没有开始征战,就自行溃散了。

时间沉浮,将军已往。不过,伊犁将军府还在。他们在此留下的是芳名,还是劣迹,这座无言的四合院式建筑都有见证。 (记者 李剑 整理)

注:

本文史料参考了历史学者朱玉麒为《西域水道记》所著前言、伊犁文史学者赖洪波所著《清代伊犁将军与将军府的历史演变》及霍城县旅游局提供的相关文献资料。

上一篇:FlyBlockchain布局全球汽车区块链生态
下一篇:护航数字化转型 绿盟科技亮相2018IDC年度盛典